上海招商网首页 | 财经资讯 | 招商引资 | 商用地产 | 商铺商厦 | 总部基地 | 旗下工业地产网站:中国厂房超市 上海厂房出租网 上海厂房多国语言版 工业房地产测评研究中心
上海厂房出租,厂房仓库出租
网站首页
厂房租售
求购求租
厂房地图
厂房资讯
物流仓库
工业用地
百 晓 堂
免费发布
·浦东新区厂房 ·奉贤区厂房 ·青浦区厂房 ·嘉定区厂房 ·松江区厂房 ·闵行区厂房 ·宝山区厂房 ·南汇区厂房 ·金山区厂房 ·中心城区厂房 ·其他地区厂房
您的位置:上海厂房招商网 >> 厂房资讯 >> 正文内容
上海化工大迁移
上海厂房网 2007年07月24日15:16 《财经》杂志
上海市今年正式启动的化工搬迁计划,其进展如何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黄浦江水源地的安全

已经进入7月中旬,上海炎热的黄梅天仍然没有结束的迹象。在位于松江泖港镇泖港工业区内的上海生农生化农药厂内,厂长郭聪在摆放了五张桌子而略显拥挤的办公室里接待记者。厂办的其他工作人员,则在一边自顾自地忙碌着。再过半个月,这家企业就要停产搬迁了。 

郭对《财经》记者表示,这家三年前投资千万元成立的私营企业,目前年产值已达上亿元。但它现在却不得不寻找一个新的落脚点——同样位于松江区的洞泾工业区。 

原因很简单:按照今年开始正式实施的《上海市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企业合理布局规划调整方案》,包括这家农药厂在内,共有七家位于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区之内的化工企业,被列入了今明两年的搬迁名单中。

这家农药厂主要生产低毒、无毒生物农药,但在生产调配过程中使用高散点的200号芳香烃溶剂;一旦发生事故出现泄漏,也势必会影响到黄浦江上游水源。“搬过去我们也放心。”郭厂长说。 

“1113救援处置对策”

2005年11月13日,中国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发生连环爆炸,造成松花江严重污染,七天后,其下游的哈尔滨因此停水四天。 

这只是一个局部事件,但其影响无疑是广泛和全局性的,它促使更多的城市重新考虑化工发展和城市安全之间的关系,其中就包括上海。 

当时,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赵来军教授正协助上海市安全生产监督局编制《上海市预防危险化学品事故造成水体污染及应急处置对策》。“没做几天,吉化就爆炸了。”赵来军对《财经》记者回忆说。于是,这个项目,顺理成章地被命名为“1113救援处置对策”。 

在赵看来,上海市因化工布局混乱而造成的潜在隐患比吉林市还要严峻。 

也许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上海以国际性大都市的发展目标为己任,同时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石油化工产业基地之一;而打造国际一流水平的石油化工和精细化工产业基地,也是其目前全力实现的发展目标之一。 

然而,在这个宏大的规划背后,隐藏的是化工安全与城市发展之间的潜在冲突。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每年通过公路、铁路、海运、水运、空运等方式进入上海市的危险化学品,就达4500万吨,相当于每个上海人有2吨。 

“和吉化不一样,这些化工厂都处在黄浦江上游水源地里,附近就是取水口;一旦发生事故,危险化学品泄漏入江,会马上影响到城市用水,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影响范围也绝不比松花江要小,造成的后果将比松花江严重得多。”赵对《财经》记者强调。 

被称为上海“母亲河”的黄浦江,相传系战国时期春申君疏浚而成,因而又名“春申江”。黄浦江发源于西部淀山湖口淀峰,其上游分为拦路港、泖河、斜塘、横潦泾、竖潦泾五条水系,在松江米市渡汇合成为黄浦江;从米市渡至吴淞口长84公里,下游经市区江段长约39公里。 

位于米市渡下游不到两公里的松浦大桥取水口,每天为上海杨浦、南市、长桥、浦东等自来水厂提供550万吨原水,供水量约占市区供水量的80%。一旦供水全部中断,对于这个人口已经超过2000万人的特大型城市的影响可想而知。 

目前,在经过多年整治之后,虽然在一级水源保护区中已经基本没有向黄浦江干流中直接排污的企业,黄浦江水质一直没有明显的波动;而且根据黄浦江水质多年变化的数据来看,其水质受太湖来水的影响更大。但上海市环保局水资源和自然生态保护处处长罗海林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警告说,在保护区内从事危险化学品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依然对黄浦江上游水源地“构成重大威胁”。 

根据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上海市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条例》划定的范围,水源保护区从淀山湖开始沿黄浦江上游两岸,经过青浦、松江、闵行、奉贤等区域,纵深五到十公里,总面积为1058平方公里。 

在这四个区内,据《财经》记者了解,临江、河、湖、海的危险化学品企业就有51家,其中发生事故有可能造成水体污染的芳香烃类、有机溶剂类的或剧毒品生产企业有27家,而直接处于水源保护区范围内的也有18家。 

除了黄浦江上游水源地,上海市安监局危险化学品处处长蔡伟民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另一个对危险化学品最敏感的地区是中心城区。目前在上海市取得安全生产许可的危险化学品610家生产企业中,位于中环内的就有7家,中外环间还有18家。 

即使那些不在中心城区的化工企业,也往往会带来额外的风险。由于大多数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企业都游离在工业区以外,造成在运输环节中,每天有大量危险化学品进出中心城区。 

根据上海市安监局的分析,如果在上海中心城区发生类似江苏淮安“329”重大液氯泄漏事故,将会造成数以万计的人员伤亡。2005年3月29日晚,京沪高速淮安段因一辆槽罐车和货车相撞,导致大量液氯泄露,事故造成28人死亡以及350多人住院治疗。 

八局联动

根据《上海市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十一五”规划》,在今明两年内,除了完成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区范围内七家化工企业的搬迁,位于中环线以内的七家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也是搬迁目标。

此后,在2009年和2010年间,上海市将继续推进中外环之间的18家生产企业和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区范围内11家生产芳香烃类、有机溶剂类的或剧毒品生产企业的搬迁工作。 

“按我们的想法,是把这些可能污染水源的企业全部搬到外围去。”上海市安全生产监督局危险化学品处熊伟国副处长告诉《财经》记者。 

为贯彻这一规划,2006年12月18日,上海市政府第130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上海市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企业合理布局规划调整方案》,明确了“增量集中、存量调整”的原则。 

今年5月29日,上海市安监局正式发布了《上海市化工企业安全生产整治工作实施方案》,重申将加快落实中环线以内和黄浦江上游水源保护区内可能造成水体污染的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企业的搬迁调整。新建、改建、扩建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项目审查过程中,要严格落实布局规划,禁止在工业区外新建、改建、扩建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项目。 

据《财经》记者了解,目前搬迁工作的基本策略,是根据这些企业的不同性质,尽可能向上海几个专用化工区转移,其中效益欠佳、工艺落后的企业则直接淘汰掉。位于杭州湾沿岸的上海化学工业区、金山石化工业区以及新成立的几个市级化工区,是这些企业最可能的搬迁目的地。 

在有关部门看来,通过将化工企业向专用区集中,其污染物排放就可以得到统一管理,从而最大限度地消除事故隐患;而即便发生事故,也有充分的反应时间。 

然而,化工企业的搬迁和其他产业不同,真正实施起来往往是困难重重,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财政上的压力。国家安监总局危化司一处田乐群处长对《财经》记者表示,化工厂搬迁不是简单换一个地方,搬迁过程中很多东西几乎相当于报废掉,“不像机械企业一样,拆了可以再组装,所以只能对比较重要的、关键的企业优先考虑搬迁”。 

以上海市生农生化农药厂为例,重建一个新厂的投资大约在2000万元,几乎相当于三年前工厂最初投资额的两倍。 

为了应对这场“硬仗”,上海市已经成立了由安监局、工商局、环保局、经贸委、财政局、司法局、发改委、规划局等八个单位组成的领导小组,来统筹协调化工企业搬迁事宜。 

今年6月6日,国家安监总局发布《关于编报搬迁城区内安全距离不达标的危险化学品生产和储存企业项目投资建议计划的通知》,号召各地尽快把危化企业搬迁工作具体规划上报,争取纳入正在编制中的《2008年中央政府投资建议计划》,以便从中央财政获得一定支持。 

即便如此,很显然,地方财政仍然要承担“大头”。上海市安监局已经于近期向市政府提出建议,申请设立推进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企业布局调整工作专项资金,以通过适当的资金补贴,来发挥政府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 

“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制订一个奖励机制,对自觉调整、尽快外调的企业,将根据企业的规模大小,给予一定的奖励。”上海市安监局危化处处长蔡伟民对《财经》记者透露。 

上海市财税局预算处处长孙敏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却强调,虽然现在规划已确定,但真正实施起来,仍需要“很多很复杂的协调过程”。

仅仅是开始

“不要给化工企业戴一个惟成分论的帽子。”上海市政府参事、全国政协委员赵国通对《财经》记者表示,虽然化工企业的确对环境造成了巨大威胁,有的甚至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破坏,但化工企业给现代社会所提供的,不仅仅是GDP数字上的增长,从汽车轮胎到农用地膜,从润滑油到清洗剂、消毒剂,都是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产品。 

清华大学化工系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丙珍也认为,化工作为一个国家的支柱产业,其给人类带来的风险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关键还是在于人”。 

据统计,上海石油和化工产业2005年全年产值达1784亿元,石油化工产业已成为上海市六大支柱产业之一,其销售收入也排在全国第七位。很显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化工产业仍将与蓬勃的上海共存。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合理地调整布局,以及加强安全监管,都将是长期性的挑战。 

目前上海化工企业迁移,基本上有两种方式:一是如前所述迁入专业园区,实现污染物集中治理;二是迁往环保政策仍相对宽松的安徽等中部省份,以及长江以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 

在上海同济大学环境与工程管理学院院长李凤亭看来,如何避免新污染源产生,防止污染物搬家,“这非常非常重要。” 

近几年,通过危险化学品的专项整治和安全生产的行政许可,上海已经关停了83家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和13家储存企业。但对于上海而言,这场化工大搬迁显然才刚刚开始。 

“从地图上看,上海市区和水源地附近的危险化学品企业星罗密布,都是潜在的威胁;虽然困难很大,我们决心是很大的,尽我们最大努力,能拔一家就拔一家。”上海市安监局危化处副处长熊伟国对《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很显然,最终的进度以及结果,也许远远不是安监局这样一个部门可以左右的。 

另外一个重要的步骤,则是加强化工产品运输的安全性。除了2005年发生的淮安“329”液氯泄露事故,近年来在各地都陆续发生了多起化工产品运输事故。虽然迄今为止,尚未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但由此暴露出的安全监控上的漏洞,却足以让人们触目惊心。 

近期上海还将积极推进建立危险化学品跨省市运输安全联控机制,并在今年年内完成出入上海区域12个专用道口及道口检查站的设置。今后,在上海的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上,将全部安装全球定位系统(GPS)装置,并逐步安装行车记录仪,以便对这些移动的重大危险源做到真正监控。

稿源:《财经》杂志
编辑:厂房招商网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低价厂房
小面积或可分割厂房
单层厂房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发布 | 合作代理 | 企业E化 | 联系我们
? 1999-2006 上海招商网 版权所有